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10章 倒霉

第0810章 倒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管两头的蜀虏是不是精锐,月支城与泾阳城已失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现在胡遵面临着两个选择。
  一个是退守临泾,等待长安的援军。
  一个是放弃临泾,直接跑回长安。
  虽说安定郡往南边,还要经过新平、抚夷护军等郡才能到达长安。
  但自陇右一失,除了长安,关中的守军大多都是调到扶风郡的汧县、陈仓等几个重要据点,剩下的则是放在安定。
  就算是原本用来当作长安屏障的北地郡,现在也就是本地郡兵在守。
  若是安定一失,长安以北,蜀虏基本就可以直接顺着泾水长驱直下,进逼京兆。
  想到这里,胡遵有些哆嗦地问道:
  “长安那边,送去消息了吗?”
  此时的他心里极是后悔,若是当初听从夏侯霸的话,拉下脸皮,直接向长安救援。
  那么现在退守临泾,好歹也能多出几分把握。
  胡守将自然不知道胡遵心里所想,他听到胡遵的问话,脸色就是一僵,有些吱唔地说道:
  “泾阳一失守,我就直接过来,想要提醒夏侯将军与太守,再说了,此等大事,我如何敢私自作主?”
  他倒也不是在推脱,毕竟以他的地位,哪有资格直接与长安对话?
  胡遵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不过他虽是因为安定胡氏才有今日的这个位置,但终究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在确定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之后,他很快就反应过来:
  “泾阳的蜀虏此时只怕正在来临泾的路上,幸好吾提前领军回来,明日即可到达临泾,想来应当还来得及。”
  想到这里,他连忙写了三封手书,又盖上自己的大印,密封好了以后,派出快马,分别向长安送去。
  胡守将看到胡遵向长安送去消息,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胡遵只顾着安排事情,以应付即将到来的紧急情况,也没有注意到胡守将那有些异常的神情。
  安排好事情后,他又让胡守将先行赶回临泾,做好准备,他随后催促大军急行。
  不管月支城与泾阳城两头的蜀虏现在是什么情况,也不管最后是要死守临泾还是退守长安,他都要先回去,尽可能地把蜀虏的情况搞清楚。
  胡守将从乌氏城跑回泾阳,又从泾阳跑到临泾,再从临泾跑去找胡遵,如今又被胡遵派回临泾。
  这些日子来一路奔波,当真是又疲又累。
  他拿着胡遵的手令,赶回临泾,下令封锁全城,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这才能缓上一口气。
  至于后面最终要如何,就看自己那位族兄最后如何决定,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
  做完这一切,他又亲自到各个城门巡视,以示自己的尽忠职守。
  临泾城的突然封城,让城内不少人惊慌不已。
  前些日子就有传闻,说蜀虏从萧关出兵安定。
  前两日又有人传,说是乌氏城与泾阳城已经丢失,让不少人已经开始收拾金银细软准备南逃长安。
  如今临泾突然封城,看来传闻十有仈jiǔ是真的,只怕蜀虏就要过来了。
  一时间,城内议论纷纷,流言四起。
  那些准备南逃而来不及出城的人尤为焦虑,有不人四处打探消息,问何时能出城。
  其中有一人,看到胡守将领着士卒过来巡视,更是直接寻了一个空隙喊话:
  “这位将军,某乃是滞留安定的河北人士,如今着急赶回乡里,敢问何时能开城门?”
  胡守将不耐烦地转过身来说道:
  “何时开城门,自有太守作主,某……嗯?嗯!”
  他说到一半时,看清了来人的面容,当下便瞪大了眼:“是汝!”
  来人看到胡守将时,暗自叫一声苦也!
  “不是我,不是我,将军认错人了!”
  石苞急忙掩面,就欲逃走。
  只是胡守将只能容得他跑路,当下大喝一声:“此人乃是细作,速速把抓住!”
  不说底下的将士,就连周围的士吏,正值这个敏感时刻,一听到胡守将这般喊,当下便是齐齐呐喊,把石苞扑倒,把他压了个结结实实。
  石苞被压在最下面,只觉得身上压了万斤重物,一口气没喘上来,眼前顿时一黑!
  “某……某不是……细……细作!”
  他只觉得自己进气少,出气多,只得鼓起最后的气息,断断续续地喊道。
  只是他声音微弱,别说人们听不到他在喊什么,就是听到了,又有谁会听他的?
  胡守将领人上前,分开人群,让士卒把他绑了。
  士卒绑人时,只觉得他身上鼓鼓的,当下伸手一掏,掏出不少的好东西,其中还夹着几张纸,极是精美。
  胡守将拿过来一看,居然是糖票和布票,当下眼睛就是一亮,指着石苞说道:
  “还敢说你不是细作,既非安定人,何来这般多的金银细软?这些票子,你又做何解释?”
  对关东来说,这些票子可能不过是一张纸。
  但对于靠近陇右和汉中的关中那些有门路的人来说,汉人的糖票和布票简直是比五铢钱还要硬的硬通货。
  因为汉人每年都会有专门的商队过来,只要拿着这些票子,就可以去和他们换真正的红糖和毛料。
  也不是没人打过伪造这些票子的主意,只是这汉人的票子,不说是纸还是墨,皆是用独门秘方制作的上等物品。
  单单说这不小心沾了水,只要不揉碎它,晒干了以后上头的字体居然不会模糊,就足以让人惊叹。
  更别说,传闻上头还有独门的秘字,只有汉人能看得出来。
  所以说,从石苞怀里掏出来的票子,除了汉人,根本无人能做出来。
  石苞大喊冤枉:“将军,这些票子,是关……”
  说到这里,他脸色一白,再也喊不下去了。
  关将军……可不正是汉人的将军?
  别人可能没注意到这个“关”字,胡守将却是对这个字十分敏感。
  石苞一提起这个字,胡守将顿时就想起了泾阳的事情。
  当下他就恨不得把石苞当场打杀了解恨:这恶贼委实可恶,若不是这个恶贼谣言蛊惑人心,泾阳城如何会这般轻易丢失?
  都是此贼的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