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 > 第1858章 大结局 7章合为1章 即便相爱这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完

第1858章 大结局 7章合为1章 即便相爱这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此,试婚格格就免了。
  虽然这是皇室规矩,但是必须建立在皇室的利益上。
  阿哥们不提前试婚,会使他们在成亲当天手忙脚乱,影响天家威严和尊严。
  但艾儿不让额驸提前试婚,这影响不到皇室利益和威严,也就没多大事了。
  正月十二,皇室下了一道盖有太上皇之宝、以及皇帝之宝的圣旨。
  那道圣旨封艾儿为固伦明颐长公主!
  相比起几年前封为“公主”,这次是“长公主”。
  多了一个字,待遇大不相同,赐金册,享俸禄,获封地,仪服同蕃王!!!
  正月二十六,是明颐长公主前往科尔沁部落和亲的日子。
  这一日清晨,四爷天没亮就醒了。
  同床共枕这么些年,不必说,若音便知道他是因为艾儿出嫁而失眠。
  可这个男人傲娇着呢,一早就说了不会出席明颐长公主出嫁和亲的场面。
  其实是不想经历那种嫁女儿的别离吧。
  因为若音也是一个害怕别离的人,尤其别离的对象还是艾儿。
  但她看破却没说破,谁让四爷是个傲娇的严父呢。
  若音只是跟着起床,伺候男人更衣洗漱。
  用过早膳后,四爷照常坐在书房批阅公文。
  如今他虽退位,但也不全是闲人一个,还是有些事情要处理的。
  若音则坐在一旁,替男人研磨。
  她看见他时不时抬头看向外边渐亮的天。
  一炷香过去,竟是一张折子都没批阅完,且只写了一行字,这可不符合他平时批阅折子的速度啊。
  见状,若音试着道:“万万岁爷,如今天亮了,想必艾儿也要从紫禁城启程前往科尔沁了,您...当真不去紫禁城城门上看看么?”
  “有什么好去的。”男人低头写字,仿佛适才不时抬头的根本就不是他,“若是你想看,你就去看,朕是不会去的。”
  若音:“您不去,那臣妾也不去了吧。”
  “你作何不去?”男人抬头看她。
  若音:“我得在这陪您啊。”
  虽然她在四爷眼里看到了想送又不能送的隐忍。
  可自个的傲娇爷们,得宠着陪着啊。
  闻言,四爷眼里带着几分爱意几分笑意。
  正在这时,外头传来太监的唱报声,“皇上到!恭亲王到!明颐长公主到!顺承郡王到!科尔沁汗王到!”
  随着太监的唱报声,若音和四爷出了书房,走到了堂间。
  只见儿女们纷纷涌入大门,朝她们两个做父母的打千。
  四爷大掌一挥,示意他们起来,并和若音坐在了堂间上首。
  艾儿穿着一袭大红的嫁衣,而那身嫁衣,正是若音一针一线绣好的。
  她的头上盖着盖头,由于看不见路,走的比较慢,由宫女搀扶着进门的。
  岱钦也穿着红色喜服,站在她旁边。
  两人进来后,在宫女的带领下走到若音和四爷跟前。
  “跪!”艾儿说了这么一个字,就和岱钦掀起下摆,“噗通”一声跪下了。
  膝盖磕在地上的声响,是那么的实在。
  若音虽心疼,却也知道她们要行三跪九叩大礼。
  果然,只见艾儿拜倒在地,声音颤抖地道:“一叩首!”
  念完,她上半身起身,接着又拜倒在地,“二叩首!”
  “三叩首!”
  然后,艾儿和岱钦起身,再次干脆利落地跪下,拜倒。
  艾儿:“一叩首...二叩首...三叩首...”
  这个时候,她的声音已经不仅仅是颤抖,而是在啜泣了。
  等到再起身,第三次跪下时,她已经泣不成声,只管叩拜了。
  看到这一幕,四爷还如同往常一般,冷着一张冰山严父脸。
  并没有因为艾儿出嫁而流露出任何情绪。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是何种感受和滋味。
  倒是若音凤眸红了一圈,眼里噙了一汪薄雾,长睫沾上了晶莹的泪珠。
  等到艾儿行完三跪九叩大礼,岱钦声音浑厚且诚恳地道:“阿布哈(岳父)、额布喝(岳母)、请你们放心,我博尔济吉特·岱钦一定会像你们那般,用一生去守护最好、最纯真的艾儿!!!”
  此刻,若音本不想当着儿女和奴才们的面哭。
  可无论她如何控制情绪,都已然泪崩,眼泪唰唰地顺着眼角落下。
  这个捧在手心里的掌上明珠,如今有人愿意待艾儿好,艾儿也找到了人生的依靠,将来会生儿育女。
  她这个做母亲的,心中高兴归高兴,可心中不免有些放不下,还有不舍和伤感。
  这种酸楚又复杂的情绪,想来每个家里有女儿、或者有姐姐妹妹的人都能够体会。
  从此,皇家京城里少了个刁蛮公主。
  皇室宴会上,少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纯真面孔。
  这时,外头传来太监的唱报声:“吉时到!”
  此话一出,宫女就搀扶着艾儿转身欲离开。
  在艾儿转身的那一刻,若音不由自主地起身,快步走到艾儿面前,一把拉住了艾儿的手。
  母女俩的手碰在一起时,能够感受到彼此都因为啜泣在颤抖。
  若音将艾儿的手握在手心,紧了又紧,而后温情地嘱咐:“好好的过日子......到了科尔沁,记得常写信回来......”
  大红盖头下,艾儿啜泣地点了点头。
  若音还有好多话要嘱咐,可已经泣不成声。
  她舍不得松开艾儿的手,可是和亲的吉时已经到了。
  若音啜泣了几声,又将艾儿的手紧了紧,这才松开艾儿,转过头尽量不去看艾儿。
  于是,盖着盖头的艾儿就在宫女们地搀扶下,出了万方安和。
  皇帝兄弟三人要骑马送行至京城郊外。
  是以,他们三个也离开了万方安和。
  待孩子们都离开后,四爷走到若音跟前,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见状,奴才们也都退下了。
  四爷从若音手里取过手帕,替女人擦着眼泪,“别哭了,孩子都大了,也该成家了,若是你舍不得,再给朕生一个便是。”
  顿时,若音破涕为笑,她娇嗔地捶了捶男人的胸膛,“才不要呢......”
  只是笑过之后,她靠在他怀里哭得更凶了。
  自打她生过艾儿后,男人兑现了多年前的诺言,让她封了肚,每次都用他独特的法子避着的。
  这个时候,虽然四爷面上看起来如往日一样。
  但她知道,他心里也未必好受。
  男人轻轻拍着若音的背脊,深邃的墨瞳里,有含情的离别。
  四爷这个做父亲的,打小就对艾儿比别的皇嗣好。
  给她建宫殿,将她养在身边。
  倾尽所有给她最好,让她不受一点伤害。
  在她遇上挚爱的男人时,怕她受骗,怕她受委屈,替她把关,为她铺好路。
  在她要出嫁时,为她备了数百箱嫁妆,封她为长公主。
  由于嫁妆过于厚重,为了以防万一,还让数千精兵护送她回科尔沁。
  这就是父亲,父爱如山,无言却伟大又伟岸......
  这一日,数十里红妆从京城的街头排到了街尾。
  全城老百姓都在见证这一场盛大的和亲场面。
  街道两旁纷纷系着大红的绸带,禁卫军们用手筑起人墙,维护着和亲秩序。
  在斜阳铺开的柔软道路上,一串长长的红色长龙沿长安街绵延向东,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京城的尽头......
  二月十五,这条红色的送亲队伍出现在科尔沁部落。
  到了部落后,岱钦安顿好了送亲的队伍。
  十八日,是事先择选好的成婚日子。
  这一日,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红色绸缎,大红囍字。
  吹吹打打的喜乐,强势的倾入人的耳膜,整个科尔沁部落都一派喜庆。
  她们当着部落王公大臣们的面,在科尔沁最大最豪华的蒙古包里举行了盛大的迎娶仪式。
  洞房花烛夜,新人行了合卺仪式后,奴才们就都退出了蒙古包,将门给带上了。
  岱钦穿着红色喜袍,走到艾儿跟前,将少女的大红盖头掀开。
  只见少女的秀发被盘成了牛角一样夸张的发型,上面佩戴了各种宝石,可即便这样,也丝毫掩盖不了她的美。
  在这夸张的头饰下,少女的娇躯略显单薄,一双灵动的眼睛带着爱意望着他,惹人怜爱。
  岱钦在她旁边坐下,他将手放在她的头上。
  可他的手才碰到少女的头,她就整个人都靠在了他的怀里。
  男人微微一怔,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别动,本汗替你把发饰都取掉。”
  “啊?哦。”艾儿立马乖巧坐好,她还以为他是在摸她的头呢。
  男人或许带兵打仗很勇猛,但替她取下发饰的动作却很笨拙,一看就是头一回。
  且他的动作很轻柔,似乎生怕牵扯到她的秀发,弄疼了她。
  而她们之间,全是甜甜的新婚气氛。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以柔情蜜意,电光火石。
  等到男人将那些发饰通通取下后,少女就披着一头秀发,坐在他面前。
  她脸颊旁的长发微乱,既修饰了她的脸型,又给她增添了几分凌乱美。
  雪白精致的鹅蛋脸,弯弯的柳眉,一双晶亮的眸子,即便天色黑了下来,她的眼睛还是明净清澈。
  秀挺的琼鼻,嫣红的樱桃小口。
  减去沉重华丽的发饰,她整个人看起来明艳绝伦,真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少女往日的刁蛮傲娇之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新媳妇的娇羞。
  然而娇羞过后,少女居然主动环住男人强健的腰身,昂头看着他。
  岱钦一开始以为少女的脸颊是羞红的,如今低头仔细一看,少女美眸迷离,双颊发红,显然是一副醉态。
  部落里甭管男女,喝酒都很豪迈,他还从未见过一杯交杯酒就给喝醉了的。
  少女还牵了牵唇,醉兮兮的呢喃道:“岱钦哥哥,我已经长大了,也终于嫁给你了...”
  说完,她的面上带着笑意。
  甜甜的声音,带着微醺的迷糊劲儿,亦如多年前离别时,她说的那句“长大后我就嫁给你啦”。
  此刻的她,一颦一笑,可倾城,一笑一嗔,亦销魂。
  看得男人眸中精光闪现,颀长伟岸的身躯一翻,低头狠狠地吻下..............................................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拥着怀里的小女人再次躺下,在她耳旁深沉地道:“小少艾,从今往后,你便是本汗的女人了。”
  是的,从今往后,她便是他的女人,是他的可敦,也是整个科尔沁部落身份最尊贵的女人了。
  有时候想想,真该庆幸那天没有不辞而别,而是写了信与她道别。
  否则要是没有那封信,事情将会是另外一种景象。
  而她们,如今也走不到一起。
  有时候,爱就是要大声说出来,不要给彼此留有遗憾......
  这一生,因为相爱,她们之间不是单方面的付出,而是互相为对方着想。
  岱钦为了艾儿,先回部落处理好事情,改掉那些对她不利的陋习,再迎娶她。
  虽然只娶她一人,或许对部落的发展有所局限,但他也毫无怨言。
  至于艾儿,感情里从来就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心甘情愿,她知道他的身边是刀山火海,可她愿意赴汤蹈火地跟着他。
  当然,是在她和家人都鉴定了人品的情况下,她才敢追求心中所爱......
  ------
  ------
  ------
  三年后,大清朝。
  乾隆十四年的冬天,又是一年春节即将到来。
  京城处处张灯结彩,十分热闹,家家户户贴着“倒福”,挂着大红灯笼。
  即便整个北国都天寒地冻,大雪纷飞。
  但,无论如何也阻挡不了那些归家的游子们。
  这个世上,有多少情爱在现实的风雪中涅灭。
  可若音和四爷,却愈爱愈深。
  大年三十这一日下午,若音和四爷坐在书房的紫檀四方桌旁。
  男人穿着一袭藏蓝色的锦袍,身躯伟岸颀长。
  刚毅的脸庞,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薄唇微抿,面容如冰。
  唇边留着类似于“金城武”那样式的短胡茬,威严的同时,又充满了男人的野性。
  若音穿着一袭藕荷色绣花蝶纹女褂,面上妆容淡雅,雪糕趴在她的膝上。
  她就这么一手撸猫,一手执棋,与四爷下棋。
  偶尔抬眼,看看窗外的大雪。
  再抬眼,看看面前的男人。
  嘴角不时带着淡淡浅笑,整个人有种风过无痕的从容,一派温婉风范。
  不知是有爱的滋润,还是她保养得当。
  这么些年过去,她就跟那些女明星一样,还是风韵犹存。
  若音抬眼看男人时,只觉得此刻太幸福了。
  深冬下雪,边上温一壶热茶,一手揽猫一手落子,一抬眼,窗外大雪纷飞,而他,咫尺眼前。
  幸福,似乎就是这么简单。
  四爷一抬头,正好见女人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笑什么?”他问。
  “......”若音不说话,只是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等到一盘棋下完,她才道:“爷,咱们去赏梅吧。”
  男人淡淡的“嗯”了一声,叫了奴才进来伺候。
  片刻后,两人都披上了斗篷,出了万方安和。
  她们没有乘辇,而是直接步行在漫天雪地里。
  几年前,因为若音一句“喜欢梅花,更喜欢下雪天赏梅”,自那以后,四爷便命人在圆明园和京城种满了梅花。
  就连万方安和的院子,都种了十几颗梅花树。
  是以,她们不必特意去梅园,只要走出堂间,到处都是寒梅,彼此也置身于梅花的暗香之中。
  每年的冬天,看漫天飞雪,踏雪赏梅,想前尘往事,是若音和四爷的日常。
  一路上,若音不让奴才撑伞,也不戴斗篷上的帽子。
  她和四爷高度默契,谁都没有说话。
  若音就那么由着四爷牵着她的手,一直在圆明园里走。
  寒冷的冬天,大地银装素裹、耀眼夺目,丝丝浮云无忧无虑地静静飘游着。
  冰凌垂挂,聚水保墒,天、地、河、山,清纯洁净,没有泥潭,好一个瑞雪之冬!
  若音和四爷的呼吸化作了一股股白气,呵气成霜。
  可她们好似不怕冷似得,谁也没有嫌冷、喊累、叫停。
  其实,最美的不是下雪天,也不是寒风中傲立的梅花,而是彼此一起路过的风景。
  她们只是像往常那般,坚定地牵着彼此的手。
  若音和四爷从十几岁年少时相伴,如今已携手走过三十余载。
  世间情爱多是急风骤雨,只有细水长流的生活,才是每日的声光和微风。
  真正的浪漫,无需惊天动地,张扬轰动。
  而是蕴藏在这些平凡岁月中的点滴温存中。
  是两颗心在千万个日夜中自然融合。
  三十年之后,会不会再有三十年,谁也不敢预测。
  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未来的日子里,珍惜有彼此陪伴的时间。
  所以,她们恨不得如同这场雪,一起飘,一起落,一起走到最后......
  将近黄昏时,雪渐渐停下,山谷中还出现了雪后彩虹这样的旷世奇景。
  若音和四爷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看着白茫茫的天边,一座彩虹如老桥般横跨至半空。
  夕阳余晖把圆明园和彩虹都映成金黄,如梦如幻、瞬间即逝的风景,一眼足矣。
  这一刻,漫天风雪里,四爷就如同挺立着的松柏。
  而若音,在百花凋零后,只她一人如梅花般脱颖而出,优雅而美丽......
  两人看了会彩虹,四爷就道:“天黑了。”
  “嗯,回去吃年夜饭吧。”若音说着,目光落在男人月亮脑门上的白雪,就像是白头。
  她不由得抬手,替他拂掉头上的白雪。
  当她拂去那些雪沫时,才发现男人鬓角多了几根银丝。
  若音微微一怔,“四爷,您都有白头发了,我替您拔掉吧。”
  “别拔。”男人扣住了她的手腕,对她说:“朕听民间说,帮人拔白发,就会长一堆白发,你若是替朕拔了白发,届时你会长一堆白发的,还是让朕一人长吧。”
  若音:“这您也信,再过几年,臣妾就是不替您拔,也得长白发了。”
  说到这,若音心中有种莫名的伤感。
  她牵了牵唇,颇为动情地喊了他的名字:“胤禛...若我白发苍苍,容颜迟暮,你会不会,依旧如此,牵我双手,雪地里走。”
  男人自然地替她拂去秀发上的雪,眸光深情且认真地看着她,“愿无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共余生。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他说得那么诚恳,执着,那么真切、深沉。
  闻言,若音心满意足地笑了,眼里还有感动的泪花在闪烁。
  不知怎的,她的脑海中突然想起有那么一首老歌。
  歌词是那样唱的: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世人都说以色而爱驰,随着时间的流逝,若音虽芳华已逝,但四爷对她的宠爱却丝毫不降低,反而更甚了。
  在四爷眼里,甭管是当年潜邸里的四福晋、还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亦或者是准部和月上帝国妙手回春的女神医,都是他捧在手心,深藏心底里的音音。
  而若音也在他的宠爱中,优雅风韵的老去。
  因为,只要有爱的陪伴,岁月从不负美人......
  她们的爱情,三十年如一日,如今四目相对,眼里还是羡煞旁人的爱情火花,他们活出了多少人想要却恨遇不到,或做不到的美好。
  可是在她们心底里,即便相爱这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
  是夜,由于孩子们都成家立业,各自在各自温馨的小家庭里守岁。
  是以,大年三十只若音和四爷两人一起吃年夜饭。
  最初到圆明园那几年,奴才们或许还会忙上忙下地伺候着。
  可这么些年过去了,奴才们早已习惯了太上帝后亲密无间的相处模式,不忍去打搅她们,而是在一旁静静地候着。
  只见若音给四爷盛汤,四爷吃到好吃的膳食,也会不自觉给她添几筷子。
  这样的相处模式,是数十个年头中磨合而来的默契。
  只不过,在四爷给若音夹了不少肉食后,若音及时制止,“臣妾最近都胖了不少,您就别再给臣妾夹肉了,再这么没节制地吃下去,人家以为臣妾又有喜了呢。”
  上回采羚来圆明园看她,瞧着她身材丰-腴,还以为她又有喜了。
  四爷一直避着的,她哪里是有喜了,分明就是吃怀孕了。
  “哪里胖了,你从来就没胖过,哪个眼神不好使的敢说你胖?”四爷说着,还扫视了周围的奴才一眼。
  “......”若音娇嗔地横了男人一眼,就是这个男人阻碍了她的减肥大计!
  至于那些奴才,吓得一个个都垂下了头。
  娘娘是太上皇一口一口喂胖的,她们这些个做奴才的,哪里敢吱声啊。
  大约半个时辰后,若音和四爷用过了年夜饭。
  四爷朝苏培盛扫了一眼。
  苏培盛会意,退下后没多久,就捧了一本书进来。
  他走到若音面前,道:“娘娘,这是太上皇命人做给您的连环图合集。”
  连环图?若音柳眉一挑,就接过了那本书。
  在这里,连环图又称小人书,是一种古老的传统艺术。
  在宋朝印刷术普及后,许多以连续的图画叙述故事横空出世,是老少皆宜的一种通俗读物。
  若音翻开合集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大红喜服的新娘。
  少女头上的盖头被掀开一半,一张脸透着青春的气息,唇红齿白,明艳倾城。
  看着看着,若音觉得莫名的熟悉,那画中的女子,不正是她?
  当她再一页页往下翻的时候,接下来的每一页都是她的画像。
  翻到二十页左右的时候,那画像上不再是她一人。
  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正是四爷。
  她们两个,正襟危坐在万方万和的堂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