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中华苍穹 > 第四百四十章 古巴危机

第四百四十章 古巴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巡访舰队的抵达,平静的关塔那摩开始喧嚣起来。关塔那摩没有向国内那样遍布码头的吊车,只能靠人力搬运货物。一箱箱、一件件货物随着有节奏的号子起,从军舰上卸载下来。当然,做为苦力是不能进入舰体内部的货舱的,但还是可以登是军舰,将军士们运到甲板上的货物给搬卸下去。而即便是上了军舰,也只能在拿着枪械的军士指挥下,在指定的线路上的很小的范围内活动。
  
      然而就是在军舰呆这么一小会儿,所有黑人都显的格外兴奋。是的,军舰这种庞然大物一向是对黑人绝缘的,他们从来只是远远的望一眼,然后只能低头干活。这是他们第一次登上军舰,这才真实的感受到军舰的雄伟。粗大的炮管向征着无敌的力量横在头顶,从来都是低头干活的黑人们第一次抬起头来仰望上空。他们第一次真实的感受到,如果黑人们也有自己的国家,也有自己的战舰,那该多好呀。
  
      眼前的黄种人没有白人高,显的有些瘦小,但却很有精神,因为他们的眼睛都闪现着坚毅的光芒。黄种人很凶,虽然黑人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们也知道那是黄种人在大声的咒骂,估计是嫌弃他们干活太慢了。相比之下,白人们就显的更加优雅,虽然他们从不跟黑人说话。
  
      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黑人永远只是那些风度翩翩的白人们的工具。虽然黄种人很凶,但从来没有像白人一样会拿鞭子抽在他们身上,而且还时不时的搭把手,虽然他们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太阳渐渐升高了,炎炎烈日挂在当空,汗水湿透了黑人们简陋的衣衫。突然,搬的好好的货却不搬了,军士们将黑人们全部集中在舰体那片阴凉之处。当所有黑人都不知所搓的时候,他们的头领赛曼来了,不过他现在的名字叫黄赛曼,因为做为家奴,他必需姓家主的姓。
  
      “大将说了,我们干活太慢了。现在让我们休息一下,吃完午饭后再干。”确实是饿了,黑人们点点头准备离开,但被守卫的士兵拒绝。
  
      “我跟大将军说了,就我们那点吃的,哪里能吃的饱。所以大将军说,我们中午的饭食由舰队提供,每个人都尽管吃,能吃多饱吃多饱。”说着话,军舰上吊下来几个硕大的木桶,等候的士兵两个抬一个大木桶就走了过来。
  
      好香、好甜的味道――木桶才到跟前放下,所有的黑人们都闻到了这股甜香,当木桶盖打开,他们看到的是满满一桶的白米饭。所有的黑人都不由自主的在想,这是给我们吃的吗?
  
      “每个人都必需清手清面,不然不准吃饭。”凶神恶煞的军士恶狠狠的说道。
  
      中国人吃饭真麻烦,还非要洗手洗脸,洗不干净还不给吃!这是黑人们从未预见过来的事情,不过看着雪白的馒头,他们还是排着整齐的队伍,一个个洗手洗脸,然后去领自己的午饭。
  
      一个一大碗米饭,不够吃完了才准再装。凶神恶煞的军士没有吓住黑人,到是每个黑人在接过饭碗之后对军士们报以感激的微笑。拿了米饭还不算完,后面还有,每人还要再领一只碗,继续向后走。一筷子咸菜放下,然后浇上一碗满满的肉汤。黑人们哭了,做苦力几百年来,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丰盛的饭呀――他们低着头含泪吃完了自己的米饭喝干净了肉汤。
  
      黑人们有个特别的吃饭方式:不能吃得一物不剩,做为客人至少要留一片东西在碟子上。而且,做为主人的他们会把那一片东西留到第二天,才将它丢入垃圾箱。但这个习俗在这里不好使,因为凶恶的中国人要求他们不能浪费粮食,而且还要自己洗干将碗放好。看着罗的过份整齐的碗,中国的厨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中国的大将军下舰来了,洁白的制服将他的身影称的那么伟岸。大将军看了眼列队整齐的黑人们,然后抬头看了看太阳,招手叫来黄赛曼,低声的吩咐了几句。
  
      黄赛曼用土语告诉黑人们:大将军说天太热了,就不要在中午干活,休息一个小时后再干活。这里黑人全都举起和挥动右手并竖起大拇指,双目注视着大将军。
  
      李亮不知道黑人们这是在干什么,于是转头问黄赛曼。黄赛曼解释道,这是黑人们对尊贵的大人表示无上的尊敬。不过黄赛曼转头告诉大家,在中国的礼节中,表示最高敬意的是抱拳礼。然后自已做着样子向李亮抱拳行礼。
  
      李亮被逗乐了,他哈哈大笑的告诉黄赛曼,这只是中国人平时见面的时最普通的礼节,真正高贵的礼节不是这样子的。李亮突然收起笑容,双手环抱叠掌于胸前,大拇指90度上跷,然后缓缓长鞠而下,良久才直起腰。李亮上前一步,拍拍黄赛曼道:“告诉这是本官的回礼,替本官谢谢他们。”
  
      大将军在向我们这些奴隶们行礼,还是用的中国最高贵的礼节。黄赛曼不由自主的哭了,这是第一次黑人受到别族的回礼,这一次有人当他们当做人看。黄赛曼把这一激动的消息告诉了黑人们,即便此时李亮已经走远,黑人还是用刚刚学的还不像的拱手礼,向远处的李亮,向身边的军士们行礼。
  
      “这样的饭食坚持半个月,等我们走了,只要给你们干活还能提供这样的饭食,这些黑人将是我华人在这里最大的助力呀――”李亮有些感叹的与等候的周方岩说道。
  
      “大将军说的是呀,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相比他们给人干活,经此一遭,这些黑人只会感激我华人,而从内心上排斥白人。果然是吾皇英明呀――”
  
      “说到底,我们这些当兵的只是打个头阵,我汉家文明能否在此发挥光大,还是要看各位大掌柜的呀。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当兵的绕过半个地球大老远的过来,就为了给你们这些奸商保驾护航,这算怎么回事。”李亮故意怒道。
  
      “诶――大将军此言差亦。我等远离故土,皆是应皇意而来。大家办的都是皇差嘛,岂能分个彼此。大军海上远征来此,大涨我华人威风。将士劳顿良久,我等商会定当好好招待。”周方岩说到这,李亮才笑了起来。周方岩这才小心的提及几件华人收购案,想看看舰队能给自己提供多少帮助……
  
      给军舰卸货的黑人受到的优厚待遇,让其它人眼红,哪家船主能提供如此好的食物。早上是馒头稀饭,中午是大白米饭,单是那碗浓浓的肉汤的香味就扑满了整个码头,晚上简单点,还是馒头稀饭,但能放开肚皮猛吃,这是绝无仅有的。无数人想加入到这支劳力队伍中去,但军士们不管,什么人能进什么能不能进,却全由黄赛曼说了算。曾经低人一等的黑人,第一次挺直了胸膛。
  
      但这个好日子只过两天,第三天清晨,劳力队伍集结在码头警戒圈外等待他们的早饭,但直到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依然没有接到放行的通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阳渐渐升高,码头上戒备的气气氛越来越浓重。随重军舰的烟囱里的烟越来越浓黑,随着舰炮的开始转动,大有一战的架势。谁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能疑惑的互望一眼。
  
      都说宰相门人七品官,公主的奴仆怎么也有个九品官的意思吧。一早就请通报而迟迟未获接见的黄赛曼,终于等来传令的士兵,他获准进入码头内。
  
      黄赛曼本想直接面见李大将军,但他的资格不够。接见他的只是舰上的一个小小的校官,不过他还是得知了今日事态反常的原因。
  
      “今日清晨,美国舰队封锁了关塔那摩外海,排开作战阵型,大有开战的准备。如今中国舰队被封锁在港口内,将军们正在研讨应敌之策。所以货物的装卸全部停止了――”一出警戒圈,黄赛曼就将他得知的消息告诉了他的黑人兄弟们。
  
      “该死的美国佬,该死的白人,他让我们今天的工钱都没了――”
  
      “美国佬都应该去死,他们总是满世界挑动战争――”
  
      “中国舰队不在是海上已经打败过该死的美国佬了吗?今天为什么不开出去狠狠的教训他们,告诉他们中国人的厉害――”
  
      “……”
  
      码头上的无论是黑人还是黄种人,都在申讨着美国人恶劣的行为。只有少数白人闭嘴一言不发,他们其实也明白,美国舰队到来的目的其实和中国舰队一样,都是为本国商人撑腰的。只是,中国人先来一步……
  
      码头的上言论也传到了正在海瑞号上的舰桥里,李亮抬头看着港口外的海面。在海天线下,由四艘战列舰、六艘重巡洋舰和六艘驱逐舰组成的美国舰队已经排成作战阵型封锁了整个外海面,来之前参谋们已经估计到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但还是乐观的认为,如果在海上不发生开火等战争事件,而舰队又能顺利冲破美国舰队的拦截抵达关塔那摩,相信已处在事实失败且颜面尽失的美国舰队,不敢公然以封锁关塔那摩外海这种挑衅行为来刺激中国舰队,因为这可能会引发战争。如此一来,美国商人再想向中国投资则绝无可能,这将触及到所有美国资本家们的利益,相信他们不会同意美国这样做。但事情还是发生了,美国政府难道是真的敢顶着全美资本家的反对、难道塔夫脱真敢顶着美国商人的反对,真跟中国发生实际战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