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全能赘婿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大结局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时吴邪走了过来,他很干脆的告诉陈耳,吴邪给阿琳服用了一种罕见的药物,只有他有解药。\r
  阿琳永远都无法醒过来,直至她的生命枯竭,尸体化为灰尘。\r
  一言不合,陈耳便和吴邪打斗在一起。\r
  不亏是李圣所头疼的人,陈耳竟然和吴邪打了个难解难分。倒是陈耳占了上风,砍下了吴邪两次脑袋。\r
  随之无邪门的门人尽数围攻,抓住陈耳。\r
  不过被擒获住的吴邪,却拿出了礼贤下士的姿态,可以说是跪舔陈耳。\r
  吴邪的意思是说,他们已经认识到了任云的厉害,不敢再去作孽,只希望任云能够饶他们一次,别再与他们为敌。\r
  而且吴邪愿意把他的修行秘法传授给陈耳,让他有千年寿命,与阿琳双宿双飞。\r
  吴邪的这些话,让陈耳动心了。\r
  说起来,无非是一个情字作祟。\r
  这几天与阿琳分开,陈耳也每分每秒都在想着她,陈耳过的非常痛苦。\r
  陈耳对化羽成仙没有了任何的兴趣,他只希望能够永远和阿琳在一起。\r
  若是陈耳不肯修仙,那么他的寿命不过二百岁左右。如此段的时间,他怎么能够和阿琳快活?\r
  如果有千年寿命……\r
  最为关键的是,吴邪有了悔改之心,为何不能放他一马?要知道,任云抓住了楚怪滑,不还是把他给放了吗?\r
  由此可见,只要吴邪不在作孽,说不定任云愿意放他一马。\r
  为了可以有千年寿命,陈耳干脆加入他们无邪门!\r
  而吴邪给足了陈耳面子,他无需喊吴邪师父,俩人以兄弟相称就是了。\r
  “吴邪,可否给她服下解药,让她先醒过来?”\r
  “怪耳,等你劝退了任云,我再给她服下解药不迟!”\r
  一声闷哼之下,陈耳也只好点了点头。\r
  吴邪设宴款待,但陈耳没有任何胃口,总是心事重重的。\r
  虽然陈耳知道,因为阿琳的缘故,他冲动了一些。\r
  可是陈耳却不觉得自己错了,只是陈耳无法确定,他一举两得的办法,不知任云是否会答应。\r
  …………\r
  再说任云这一边,凌晨十二点,所有的修行之人,在任云,韦妙春的带领之下,把这个村子给团团围住了。\r
  别说是吴邪他们了,就算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逃出去。\r
  “任盟主,可以进攻了吗?”\r
  “嗯!”\r
  任云点了点头。\r
  “你们看,那人是谁?”\r
  “竟然是陈耳?”\r
  “咦?是陈前辈,他怎么从吴邪的阵营之中走了出来!”\r
  “不会是陈耳归顺吴邪了吧?”\r
  “……”\r
  任云刚刚下达了命令,这时陈耳独自一人,顺着泥泞的土路走了出来。\r
  “好消息,好消息!”\r
  离着还有一百米的距离,陈耳便喊上了。\r
  好消息?陈耳能够带来什么好消息?\r
  “师侄,韦盟主,在我的劝说之下,吴邪等人甘愿认输!”\r
  “哦?陈兄,真有此事?”\r
  韦妙春心头一喜,要是吴邪认输,那自然不用打了,也剩下了伤亡。\r
  这时陈耳已经走到了面前,他不敢去看任云的眼睛,对韦妙春说道:“韦盟主,吴邪的意思是,他们以后再也不敢作恶,找一个光秃秃的山顶,永远不再下山!\r
  既然吴邪有悔改之意,我想可以放他们一马吧?”\r
  “这……”韦妙春有些拿不定主意,看向任云缓缓地说道:“要是吴邪从今往后不在作恶,自然可以放他一马!”\r
  陈耳心头一喜,硬着头皮对任云说道:“师侄,你是否能够答应?只要你一句话,便能……”\r
  “师叔,若是吴邪肯长埋地下,我便不难为他!但,至于别的条件,我不和他谈。”\r
  “哼,任盟主,你真是好威风啊!”陈耳一声冷笑,说道:“任盟主,之前你就放过了楚怪滑,为何我答应放了吴邪,你就不同意呢?\r
  怕是任盟主是一言堂,别人的话都听不进去吧?”\r
  当着天下修行之人的面,陈耳这下彻底恼怒了。\r
  凭什么你任云做个决定,就能行得通,自己做的决定,你非要驳回呢?\r
  任云眉头深皱,从身上掏出李圣留下来的那本书,有些悲痛的说道:“师叔,我只是按照师父的意思行事罢了。\r
  师父这本书上写的清清楚楚,吴邪,湖怪润,花怪笑三人,绝对不能放过,只有他们肯永远埋在地下,才能够安心!\r
  至于楚怪滑等人,倒是早已屈服,他们未必敢再去做恶事!”\r
  李圣可是和吴邪以及他的门人斗了千年之久,对于他们了解的很。\r
  为了避免任云再走弯路,谁人可留,那个必须要他们埋在地下,李圣都记载的清清楚楚。\r
  “你师父!你师父!你师父!你的眼里只有你师父,就没有我这个师叔吗?”\r
  突然间,陈耳勃然大怒,指着任云说道:“任云,我来问你,你能不能放过吴邪?”\r
  “师叔,我……”\r
  “看来是不能放过他们?好!若是你要动吴邪,那就先过我这一关!”\r
  听到陈耳这话,任云内心之中非常的凄凉。\r
  师父的预言成真,他与陈耳之间定有一场恶战。\r
  但任云能够想到,陈耳的变化如此之大,定然是和阿琳有关。\r
  于是任云在孙海峰耳边私语了几句,他领命之后,趁着夜色进了吴邪所在的村庄。\r
  “师叔,为了天下修行之人,为了天下百姓,我只好领教一下你的高招!”\r
  “好,接招!”\r
  说完这话,陈耳在盛怒之下,便对任云打去一掌。\r
  这一掌任云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陈耳更是愤怒,任云这是在自己面前卖弄吗?\r
  接下来近百招,陈耳都拼了全力,而任云一直是在躲闪。\r
  陈耳实力不如任云,但他的修为却是极高,因此有时任云也躲得极其狼狈。\r
  如此下去,任云定然会被陈耳所伤,甚至丢掉性命,韦妙春便在一旁喊道:“任盟主,不可再退让,不然的话……”\r
  “哼,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r
  “师叔,不要!”\r
  “啊!”\r
  愤怒之下,突然听到韦妙春的声音,陈耳奋力朝着他打去一掌。\r
  任云在半空之上,根本无暇去分身营救韦妙春。\r
  而韦妙春虽然修为高,可他根本无法躲过在洪荒世界修行五十三年的陈耳的一掌。\r
  陈耳这一掌,正好打在了韦妙春的胸口之处。\r
  “陈耳,你……你真是糊涂啊!”\r
  在这一瞬间,任云彻底愤怒了!\r
  对着陈耳的胸口处,任云连续打下了三掌。\r
  陈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摔在地上一时动弹不得。\r
  即便如此,也多亏了任云手下留情,不然陈耳早已死在任云手中。\r
  “韦盟主,你怎样?”\r
  “无妨……噗!”\r
  韦妙春被众人扶着,但随之他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r
  任云赶紧往韦妙春身体内注入真气,皱着眉头说道:“韦盟主,陈耳这一掌,让你元气大伤,恐怕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才让你彻底复原。\r
  哎……近些年,恐怕你是无法渡劫成仙了。\r
  都是晚辈的错,不然的话……”\r
  “贤侄,何必自责?这是我的命数!”\r
  虽说韦妙春没有责怪,任云却懊恼的很。中了陈耳这一掌,韦妙春需要静养许多年,肯定耽误了他成仙。\r
  任云看向受伤的陈耳,恨不得一掌把他打死。可是任云一向心软,哪里能下得去手?\r
  就在这时,孙海峰抱着阿琳回来了。\r
  “孙海峰,你做什么?”\r
  看到阿琳在孙海峰的怀中,陈耳急火攻心,说道:“好师侄,算我求你……阿琳不知被吴邪服下了什么毒药,只有吴邪才能让她醒过来!”\r
  任云瞥了一眼阿琳,冷哼道:“师叔,你糊涂啊……她哪里被服下了毒药?\r
  只是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r
  说完这话,任云在阿琳的几处穴道上点了一下。\r
  “啊……啊……啊……小畜生,你对我做了什么?快给我解穴,快要痒死了!”\r
  片刻之后,阿琳就大喊大叫了起来。\r
  任云为她解穴,对着陈耳长叹道:“师叔,你明白了吗?她并没有服用什么毒药……显然,这是她和吴邪一同商议的结果,目的就是为了骗你。”\r
  “阿琳,你……”\r
  “陈耳,我只是想永远和你在一起!”\r
  “给我闪开!”\r
  陈耳推开阿琳,狼狈的站起身。\r
  随之陈耳走到韦妙春面前,说道:“韦盟主,是我糊涂打伤了你,你可要我的命?”\r
  “陈兄,你也是被吴邪那奸人所骗,我怎会在意?”\r
  “可我在意!”\r
  陈耳一张脸冷峻,随之他把真气聚集在右臂处,他的右臂顿时四分五裂。\r
  “韦盟主,刚才便是这条胳膊打伤的你,现在我卸了下来!”\r
  随之陈耳看了看天下修行之人,摇头道:“我屡屡犯错,哪里还有脸面对天下人?师侄……就此别过!”\r
  “陈耳!”\r
  虽然陈耳受伤,但他的动作依然飞快,朝着一个方向飞去。\r
  不知阿琳是否懊悔,但她自知对不起陈耳,顺着陈耳的方向追去。\r
  看着陈耳离去的地方,任云唏嘘不已,不知此生,是否还有和陈耳见面的机会。\r
  “吴邪与门下弟子,一同来拜见任仙人!”\r
  就在这时,吴邪与他门下弟子走了过来,到了任云面前便跪在了地上。\r
  “任仙人,我自知罪孽深重,愿意埋在地下!”\r
  “吴邪门人,除了湖怪润,花怪笑之外,尽数散了……若是你们敢为非作歹,我定不放过!”\r
  随着任云的一句话说完,吴邪门人当即朝着各个方向跑去。\r
  而任云从周坏手中接过那一把长剑,冷冷的对吴邪说道:“长埋地下,便是你最后的退路是吗?\r
  不,你杀了万人,更是利用我师叔,差点杀了韦盟主……我岂能饶你?”\r
  当说完这话之后,任云一剑朝着吴邪,湖怪润,花怪笑三人的脑袋砍去。\r
  他们再次生出脑袋,还是需要几分钟的时间。于是任云对着天下修行之人说道:“诸位前辈,还请你们留下各自的佩剑!\r
  我需要留在此处一些时间……砍下吴邪十万次脑袋,才肯放过他。”\r
  “任云,你不打算回家吗?”\r
  这时,任云看到熊啾啾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r
  熊啾啾同样是修行之人,她一直躲在人群之中,没有与任云见面罢了。\r
  “回家……”任云一咧嘴,然后说道:“等我砍下吴邪的脑袋十万次,我便回家!”\r
  想起韩雨晴,任云希望立即回家。只是他好像还欠下许多情债,不知该如何面对她们。\r
  能躲一时便是一时,任云要了周坏的佩剑,单手举起吴邪,湖怪润,花怪笑三人,朝着荒村走去。\r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